我的第一次婚外被干

.
专注高端成人用品,好口碑,正品授权,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,夫妻情趣用品,迷情香水,进口印度神油:全国七大仓库,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,私密发货,支持货到付款!  客服微信:LX549999,做回真男人。


我是个少妇,我爱我的老公,但我也喜欢和老公之外的人做爱。
  我身体里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我的两个小嘴,上面的小嘴看上去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你信吗?我能把整个一个半尺长的阴茎都含进嘴里,而且还能用舌头包着它让它连续插上20分钟,当然了,那得是我喜欢的人的阴茎。我下面的那个小嘴,就是我的小穴,外面的肉很丰满,趴上来干我的人会觉得柔软轻盈,总之,趴在我身上,干多久都不会硌到人的,阴道里面总是热热的,紧紧的。
  今天我想和各位网友交流的是我的性经历。其实,我的第一次婚外被干和卖淫没什么区别,我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一个我应该得到的工作岗位,后来,有那么一阵子,我从这里尝到了甜头,我用这样的办法还为自己换来过很多东西。
  不过,实话实说,被老公以外的那些男人操,我也确实从这些干我的人身上,学习到了好多宝贵的经验和技巧,干过我小骚穴的人绝对是很开心的,可是被那些人干的我,现在一回忆,感觉也很开心。
  现在,我仿佛已经上了瘾,几天没有人用又大又硬的鸡吧来插进我的小骚穴,我的小骚穴大白天都会淫水泛滥成灾,搞的我一天要换好几个内裤。上面的小嘴几天不含进大鸡吧,不让它狠狠地插上几百下,不喝一些精液,吃起饭来都觉得嘴里没有滋味。
  不过,我现在和别人做爱,不是需要用身体来换什么。找人做爱,只是我自己想对得起我年轻美丽和风骚的身体,对得起父母给我的身下的这个柔软温热甜美的小骚逼。现在和一个陌生人做爱,看着他骑在我身上,用又大又硬的鸡吧在我的阴道里插进来,拔出去,再插进来,再拔出去……,我已经不觉得是被他干了、被他操了或者是被他玩了,因为我一定是比他还快乐!
  我叫晴晴,至于姓什么嘛,姐姐在这里就不说了,反正那也不重要。如果有缘分,你能成为我的特殊朋友,或者成为我的床上伙伴,什么都会知道的。
  我在沈阳一个区做教育管理工作。最初,我是学幼师的。上学的时候,我十分勤奋,那个时候,我觉得,只要我学习成绩好,一旦毕业,就会有一份好的工作。现在想起来,10年前的我这个少女的天真想法,在社会上根本就行不通,我那个时期真是太蠢了。毕业了,我的好多同学,学习成绩比我差了一大块,但是去向都比我好得多。当时的好去向,就是一些沈阳市排名靠前的那些幼儿园。可是我,一个幼师学校里连续三年的全省三好学生,最后竟然被那些市教委的傻逼官僚们分配到了一个郊区的幼儿园,开始当一个普通的最底层的幼儿教师。
  我从小的家教很严,对性这些问题,一直到了谈恋爱的时候,还是似懂非懂。
  我的第一个男朋友,也是父母给层层把关介绍给我的。后来,他成了我的丈夫。
  他人非常老实,我直到结婚那天晚上,才把自己纯洁的处女身体完整的交给他。
  幼儿园的老师特别喜欢谈论两口子之间床上的事,不过,如果你没结婚,那些结婚的同事们就一直把你当少妇圈子外的人。这个圈子外,就是她们在谈论性这些问题时,会特意回避我这样的处女。结婚后,我的人缘本来就好,很快就加入了少妇行列,成了她们圈子里的铁杆成员。她们开始和我一起,交流各自的性经历。通过这种交流,我才明白,自己过去那20多年,在开发女人自身性的快乐上,真是虚度了光阴。
  在大家的开导下,我才发现,自己是个很性感的美人。我的身材不高,但也不矮;皮肤是很白皙的那种;两个乳房不是很大,但由于我在学校里一直是舞蹈课上的最勤奋的学生,所以,乳房是那种非常坚挺的类型。最有意思的是,她们告诉我说,男人们最喜欢的阴道,是那种外阴肌肉饱满,阴道内部紧凑,对男人的大肉棒能形成类似用嘴吮吸效果的的小穴。我听了后暗暗吃惊,自己的小穴就是那样的啊。
  平时,老公在床上干我的时候,常会在射精之后,掐着我的乳房,或者拍着我的屁股,夸奖我说:「好晴晴,好老婆,你下面的小穴象一张小嘴,好象一直在吮吸我的大鸡吧,我的精液想不吐出来都不行啊」。后来,我曾经认真的回忆过,结婚之后,只要是他的鸡吧还能硬起来,把鸡吧插进我的小穴,没有一次不是被我吸的射出精液来,即使是他有病的时候,也没法抗拒我身下小穴的魅力。
  和那些结婚的老师们在一起时间长了,我知道的越来越多。我知道了自己的老公虽然是个好人,但是,在床上,他实在是太老实了,也太笨拙了。别的夫妻在床上玩的那些花样,什么乳交,口交,还有肛交,他大概是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  我在床上开始向他提这些建议时,他很不情愿,还一再追问我这些不正经的东西是从哪里学习来的。搞的我最后终于没有了再去和他尝试那些性交花样的心思。
  说起我命运的改变,是个很偶然的机会。1995年,我已经在那个小幼儿园工作了好几年,每项工作都做的比别人出色,可是,每次到了年底,先进工作者这些荣誉称号都没有我的份儿。最初,我不明白,后来,结了婚的一些好心的同事,也就是我那个由少妇组成的小圈子里的死党们,偷偷地告诉我,这个年月,不给领导送礼,不给领导献身,累死也是白干。我听了感觉非常恐怖,送礼,我每年都送啊,难道还要和那些领导上床?
  我的死党里,有一个叫红姐的,没人的时候,悄悄告诉我:「晴晴,我每年的事故都不断,照理早就该开除了,可我一直干到现在也没有人敢处分我,哪个年底我的年终奖金都是一等奖,比你们这些埋头苦干的人多几千块钱,连我们园长对我都挺客气,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?」她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很奇怪,过去,只是以为她每次出事故后的当众检讨都能假装鼻涕一把、眼泪一把,不开除她是领导心太软,现在这么仔细一想,这事情是很古怪啊。
  我于是开始追问红姐。红姐的脸一下红了,我甚至感觉她有些后悔,可是我太想知道谜底了,搂着红姐的肩膀一个劲地追问。红姐叹了口气:「晴晴,你知道咱们区教委的那个主管幼教的副主任吗?」我当然知道,那是个平时非常严肃的领导:「知道,他平时特别严肃,检查工作时特别认真,办事也特别公道」。
  红姐突然笑了:「办事公道,严肃认真?晴晴,咱们姐们关系不错,我告诉你吧,我第一次出事故时,园长想开除我,我也知道了,最后决定权在他那儿,就跑到区教委去找他,他当时对我说,你岁数这么小,被开除太可惜了,但是这是制度啊,我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,能不能帮得了你也说不定,我现在太忙,而且在单位我们谈这个也影响不好,你把你的详细申诉材料准备好,星期天到我办公室来谈吧。「我一听,他话里有话这事情还有希望。星期天我准备了1000元钱,装到一个信封里,赶到他办公室,没想到,他把钱还给了我,对我说,我不缺钱。但是我一直很喜欢你,小红,说完,一把把我按到办公桌上,开始解我的裙子,我想拼命地推开他,他在我耳边说,小红,让我舒舒服服地玩一次,这次你就没事了,以后,有我在,你也不用怕你们园长了。一边说话,他已经把我的长裙硬脱了下来,手伸进我的内裤里,开始揉搓我的阴唇,一个手指头直接伸进我的阴道……,我用尽力气把他推开,从地下拎起裙子往腿上套,他没有扑过来,却突然恶狠狠地对我说:你等着被开除吧。「我的手一下软了,我当时想,不管怎么样,我不能被开除,何况,我也不是处女,让他玩一次,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情愿,就当是晚上回家不小心被色狼强暴了吧」。
  「后来呢?」我问红姐。
  「后来他就把我一把拉到他怀里,我知道我从心里已经投降了,我虽然嘴上一直没有答应,但是身体已经不去反抗了。他那天还算很温柔,用双手揉着我的腰和我的屁股,轻轻的用嘴含住我的鼻子、耳垂,搞的我心里开始觉得痒起来。不一会儿,他的一只手摸到了我的乳房上,另一只手在解开我的衬衫纽扣,我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声表示想阻止他,结果他一下吻住了我的小嘴,我的舌头被一下吸入他嘴里,他用力吸着我的舌头,我根本无法摆脱,我当时只觉得脸上是热的,我闭上眼睛,由他胡来。他的接吻技术纯熟极了,我当时就感觉到,他是个玩女人的老手,后来我开始痴迷地送上我的小嘴回吻他,再后来,感觉到紧绷的乳房突然松开了。我悄悄睁开眼,原来我的衬衫已经被他拉到了腰部,胸罩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解开了,乳房完全展露了出来,他用双手捧着她们轻柔地抚摩着。

上一篇:妈妈的黑色梦魘 下一篇:借种历程 完

夜夜撸AV视频成人社区,男人的天堂!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所有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警告:[WWW.74GAN.COM情色网]是成人情色网,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